首页 >> 闽商文化 >> 闽南商人的人文根源

闽南商人的人文根源

加入时间:2009/7/11 16:26:06  华侨大学闽商研究中心   点击: 1537

闽南商人的人文根源

20世纪60年代以来,以闽南人为主导的台湾同胞和海外华侨华人、港澳同胞在经济上取得巨大成功,其经商的气魄和成就令人叹为观止。
改革开放以来,福建从中国东部经济最落后的省份发展成为中国经济最发达的省份之一。在改革开放前夕的1978年,福建人均GDP270.6元,排全国省市区第21位。到2000年,福建人均GDP已超1万元,居全国省市区第三(北京、上海、天津三直辖市除外),仅次于广东和浙江,经济总量也居第10位。厦漳泉组成的闽南金三角,改革开放以来一直是福建经济发展和国际化的龙头。是福建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最集中的区域。
闽南地狭人稠,穷山恶水,远离中国的交通和经济中心。然而,在15—19世纪初,闽南海商却主导中国海外贸易达400年之久。
  今天的海内外闽南人虽然没有其祖先独步东亚东南亚水域的气势,但仍在经济上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闽南人的经济成就激发我们对闽南人文精神的思考。可以将闽南人文精神的特质作一浅析。
闽南文化的基本形态——边缘形态
    人文精神的概念难以精确界定。“人文”大体与文化与文明相通,广义人文包括除经济基础以外的全部上层建筑以及由此形成的社会关系。在此使用的“人文精神”,大体指“人类为求生存与发展设计的价值体系及追求价值的行为方式”。闽南人文精神,大体将其作为闽南人的价值体系和行为方式来考察。
    数千年以来直至晚清,中国国民意识中没有“国际”观念,因而也缺少“民族”与“国家”意识,处于支配地位的是以中国为中心的“天下一统”的思想。“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正是这种观念的典型表现。支撑这种观念的是以中原文化为核心的中华文化,国人认同本质是一种文化认同。正如费正清所说的,“自古以来中国与周边蛮夷交往中,中国已确认这种事实:中国优势地位并非仅是因为物力超群,更在于其文化的先进性。中国在道德、文学、艺术、生活方式方面所达到的成就,使所有的蛮夷无法长久抵御其诱惑力。在与中国交往中,蛮夷逐渐倾慕和认可中国的优越而成为中国人。中国作为东亚的中心长达几个世纪,因此中国人发展了一种类似民族主义的文化主义精神”。
支撑大一统的集权国家体制,正是这种文化的凝聚力。然而这种主流文化在幅员广阔的中华大地,其渗透状况呈现一定差异性。中原文化在其传播过程中也受到异质文化的侵蚀,或在传播过程中因地理、人文环境的变化而产生某种程度的变异,从而形成区域特色文化,其区别有如“雅文化”与“俗文化”、“大传统”与“小传统”。司马迁说,“楚越之地,地广人稀,饭稻耕鱼,或火耕而水缛,果隋嬴蛤,不待贾而足。地势饶食,无饥馑之患,以致偷生,无积聚而贫。是故江淮以南,无冻饿之人,亦无千金之家。沂泗以北,宜五谷、桑麻、六畜,地少人众,数被水灾之害,民好畜藏,故秦、夏、梁、鲁好农而重民。三河、宛、陈亦然,加以商贾。齐、赵设智巧,仰机利,燕、代田畜而是蚕”。
这里,司马迁强调的是决定地域文化形成的地理环境和社会环境。然而,由于文化的相对稳定性,某种人文精神一旦形成,常比地理环境对当地民生起更大的作用。本文要着重探讨的闽南人文精神,即是中华大地上较具特色的区域文化现象。
闽南文化的基本特征是什么呢?相对于中原文化或福建主体文化,闽南文化表现出明显的边缘形态。政治上,闽南人从未产生过叱咤中国政坛的人物。经济上,除航海贸易外,闽南的经济和财政向来不为中央政权所重视。
军事上,除郑成功集团外,征服闽南地区的从来多是外来者,更谈不上逐鹿中原。文化上,闽南区域文化从未主导过中国社会思潮。这种边缘状态既是由于闽南在中华大地的边缘,也在于中原文化在其传播扩展过程中,由近及远而产生的明显差异,甚至表现为某种程度的对立。





 发表,查看评论(0) 打印本页 搜索相关信息

推荐新闻

在线调查

返顶部
商会简介 商会动态 商会名录 商会会员 活动剪影 商会服务 商会论坛